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海贼牌皇 > 211、凡人,是难以沟通的
    这个熟妇自称为CP-0是没错,但按照这种实力,应该是分属于某一个下级部门的分部,属于那种色诱目标而后套取情报的低层人员。

    想来能够进入该组织,其‘共生果实’的特殊性,占有绝大部分比例。

    在某个天龙人即将死亡前,由该人选择与之共生,分享一半生命力给予对方,大大延续对方的生命力。

    只是,她现在被外派出来执行任务了。

    想来是这个共生果实的能力,并不如预料中的那么厉害,可以让大寿将至之人,再继续苟延残喘下去。

    否则,天龙人是不会放任这熟妇外出执行任务的,只会关押在最安全的地方,好生伺候着,为‘伟大的天龙人’提供生命力。

    那么,侧面的也就是说。

    这个共生果实能力,是有缺陷的,极大可能是可以被解除的。

    仅仅只是从只言片语的信息中,蓝夜就是将这熟妇的大体情况推理完毕。

    心有成竹之后,很多东西都比较简单了。

    比如,这么一名被天龙人掌控一辈子的人,要么就是极度恐惧天龙人,不敢有丝毫忤逆。

    亦或者,自哀自叹,希望全天下的人都比自己惨,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如同疯狗一般,见人就咬。

    最有可能的,是心中比谁都怨恨天龙人,欲要除之而后快。

    是以,蓝夜直接是跳过了审问部分,直接了当道:

    “她叫克尔拉,是革命军二把手参谋总长萨博的左右手。你若是不解除共生能力,那么她宁愿死,也不肯跟我走,革命军的实力将被小幅度削弱,天龙人被扳倒的机会,也会小小的减少。如果你不愿意更多人像你一般沦为天龙人的玩具,那么就解除共生状态。”

    此话一出,克尔拉看向蓝夜的眼神,就跟看某智障一样。

    喂,你这样子直接了当的让对方解除手中唯一的筹码,这不和让对手放下武器,抱头投降有什么差别?

    克尔拉不得不怀疑,阿拉巴斯坦事件中,会不会根本不是蓝夜的手笔,真正幕后者另有他人。

    在克尔拉脑洞大开,魂游天外的时候,另一边作为被直接劝降的熟妇,在经过短暂的懵逼之后,表现出来的竟不是嘲讽或者白眼,而是一种挣扎。

    瞧见熟妇的挣扎,蓝夜不由眼睛一亮,抓紧道:

    “只要你解开共生状态,我可以带着你一起走,但鉴于你的身份,肯定是没有办法加入革命军的,我可以推荐你进入我的组织‘屠龙’,前身是巴洛克工作社,被我给收为己用了。”

    为表诚意,蓝夜还先松开了斥力墙的压迫,仅剩下砂绳还绑着对方。

    蓝夜的趁热打铁,在克尔拉听来,根本就是自以为是。

    人家堂堂一个CP情报人员,能这么容易被你说服的吗?

    怕不是傻了吧!?

    “看来,有机会的话,要给萨博传去消息,这个蓝夜并不值得我们拉拢,倒是他背后出谋划策的人,应该着重注意。”

    在克尔拉自以为看透真相,明白了蓝夜实则背后另有一副大脑的时候,却是发觉自己身上猛的一松,似有什么束缚被解除了一般。

    克尔拉一愣。

    这种压抑感,自那神奇的共生状态链接后,就一直存在的,十分明显,是无法隐瞒的。

    现在压抑感解除了,克尔拉也没有做什么,毫无疑问,正是那熟妇自愿解除的。

    可......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中有疑惑,克尔拉直接就发问了:

    “蓝夜,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知道她会愿意解除共生状态的?”

    “解除了嘛。”蓝夜头也不回的点了点脑袋,松开束缚那熟妇的砂绳,轻声道:“怎么称呼?”

    “我的代号是‘夏姬’。”熟妇,也就是夏姬低着脑袋,轻声道。

    妩媚已是不在,有的,只是满满的怨恨。

    这怨恨并非针对蓝夜或者克尔拉,而是针对自己的代号。

    稍一思索,蓝夜就是明白了什么,试探性问道:

    “没有自己的名字?”

    “我父母是天龙人的奴隶,我是天龙人玩乐喂下‘共生果实’,才得以被重用,脱离奴隶的身份。”夏姬情绪中的怨恨,更是浓郁了。

    奴隶,是不允许有名字的。

    奴隶的子女,更是不会有属于自己的名字。

    能够活下来,还是因为天龙人对孕妇可能有特殊的喜好——比如,天龙人会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九个月的孕妇依次刨腹,只是好奇人类胚胎的成长过程是什么样子。

    而,为了能够充分满足天龙人的喜好,孕妇自然是要准备够数量,时刻都要备着不同月份的‘材料’。

    没有被用到的‘材料’,到了十月怀胎自然就会分娩,也就有了奴隶的子女。

    通过【德鲁伊的聆听】,蓝夜能够清晰感觉得,夏姬心中对天龙人的怨恨,没有半分的作伪。

    这个妩媚的女人,心中积蓄了不知多少对天龙人的恨,只是苦于无能力反抗,是以一直默默沉受着。

    只要有一个机会让她反抗,相信她会比任何自由狂热者都疯狂,甚至是献出自己的生命。

    说到底,这还是个可怜的人儿。

    幽幽叹了一口气,蓝夜不理会身边气鼓鼓的克尔拉,继续对夏姬道: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我打晕你继续留在这,或者跟我走,选一个吧。”

    “喂,你到底想做什么?”克尔拉拉了一下蓝夜,低声警告道:“她是CP的成员,很可能是要借此打入我们的内部,怎么可以收留她?”

    蓝夜眉头微皱。

    时间紧迫,他没有办法将自己分析出来的所有情报,都和克尔拉解释一遍。

    不由得,蓝夜很是想念千惠子。

    和聪明人聊天就是简单,她要是在这,或许没有办法第一时间推理出所有内容,但至少在看到蓝夜的处理方式之后,倒推也能得到和大致相同的推理。

    可惜,天底下聪明的人太少了。

    像自己家罗宾那种,胸大腿长屁股翘还温文尔雅,并且彬彬有礼聪明迷人的女人,基本独此一家了。

    末了,蓝夜只能借口道:

    “我拥有特殊的能力,能够分辨一个人话语中的真实程度。夏姬放你走,若是不带走她的话,她的下场不用多说,收留她是我的事情,我还未加入革命军,她不会接触到革命军的。”

    言下之意,这是我的事情,与革命军无关,你管不着。

    这么简单的话中刺,克尔拉作为革命军参谋总长的副手自然不笨,能够听得出来。

    于是,克尔拉气鼓鼓伸起手,顿了顿,又咬牙收回,冲蓝夜不满的吐了吐舌头,自顾自别过头去,不再理会蓝夜。

    要说,这也不怪克尔拉愚笨。

    之所以跟不上蓝夜的思维程度,那是蓝夜本就发达的大脑,经由多张卡牌的开发,自身的思维速度与思维能力都堪称变态,不是正常人能够跟得上的。

    克尔拉也只是智商稍稍优于常人,真正强大的能力是在统筹和政治敏感度上,而非这些非人的推理能力。

    见克尔拉暂时解决了,除了罗宾、娜美之外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蓝夜,当即将目光投向夏姬,认真道:

    “考虑的如何,是继续留下来等待机会,还是跟我走?”

    夏姬抬头,目光在蓝夜认真的脸色上游历,最后定格在克尔拉气鼓鼓的面孔上,幽幽叹了口气,似乎是做出了某种决定。

    但,蓝夜却是忽然打断了她的话头,严肃道:

    “别考虑别人的想法,你的共生果实能力很有意思,未来对我也会有帮助的,阿拉巴斯坦事件你应该知道吧?分裂世界政府联合国的流言、克洛克达尔的视频,都是我在幕后操作的,跟着我,你能够发挥自己的才能,狠狠打击世界政府,打击天龙人,好好考虑一下吧。”

    听闻蓝夜的话,夏姬原先黯淡的神色一亮,随即化为了坚定之色,向着蓝夜郑重道:

    “请让我追随您左右,只要能够报复天龙人,我愿意做任何的事情,哪怕是奉献我的肉体。”

    话中虽带着轻佻,却异常的庄重。

    蓝夜面带温和笑意点了点头,很是认真道:

    “不用你奉献肉体,按照你的能力,你可能更需要做的是幕后工作,或者培养情报人员,我要你做的事情,和你现在做的完全不一样,懂吗?”

    蓝夜的话似正中夏姬内心最柔软处,她不由得咬着嘴唇,媚眼低垂,一丝丝雾色正在快速充盈。

    一种被认可的满足情绪,环绕在夏姬周身。

    “哼,装腔作势!”先入为主的克尔拉,只认为夏姬这是在博取同情罢了。

    对此,护犊子的蓝夜瞥了一眼克尔拉,随意道:

    “还想不想逃出去了?”

    “怎么,你要帮这个家伙出头嘛?这么快就被她勾走了魂儿吗?”克尔拉颇为委屈,再次瞪了一眼夏姬。

    好在,夏姬低着头,并没有察觉到克尔拉的动作。

    蓝夜也全当没有看见,也不解除【变身术】,左手按在虚空中,一捧捧流沙涌入手掌前的虚空,在蓝夜的控制下,形成一柄直径五米的巨大枪头。

    然后——

    轰!

    海军军舰,被从侧面开了一个大洞,蓝夜拉着克尔拉与夏姬从洞口中飞出,向着某个方向疾驶而去。

    留下慌忙填补军舰缺口的海军士兵们,一脸懵逼。

    谁能告诉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军舰的少校长官,打破了军舰,然后带着被关押的嫌犯和CP-7的成员,就这么飞走了?

    请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因为,他们的长官——是不会飞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