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朝神记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魔界
    同样愣住的还有北堂静。

     她一直以为叶七夜这个人性格太过刚强,对于感情看得很淡,对青云宗不会有多少感情,同样的,相处过程中也从未听她提过自己的家庭,原来不提不代表不在乎。

     这个世界,真的明白叶七夜感受的,可能只有两个。

     一个是已经死去的楚夕颜。

     一个是道心破碎的叶君离。

     和叶七夜极为相似的是,这两个人也都是从来不说的人,她们的感情都藏在眼底深处,止于唇齿,藏于心中。

     一个至死都未曾说出那三个字,一个道心破碎跌落凡尘都没提一个恨字。

     感情内敛的人疯起来是很可怕的。

     特别是像叶七夜这种外热内冷的人,她整天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四处游荡浪迹天涯,但是她的心中始终都有一家,有一个温暖的地方支撑着她,一旦那个家没有了,她就彻底失去了束缚,心中的野兽挣脱了牢笼,会撕毁一切。

     前世在地球,她就是这种人。

     玩弄他人的感情算什么,杀死将她抚养长大的干爹算什么,篡位夺权算什么,被骂做人渣又算什么,谁在乎呢?她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管他人怎么想,怎么说。

     现在就是如此,只要不被姑姑看到,只要不让姑姑知道,她把东部神州毁了又怎么样?若非还抱着一丝复活楚夕颜的希望,若非还抱着找到星问清楚老爹的情况,她早就疯魔了,哪里像是现在,连杀人都还要解释一下。

     就是一众人因为叶七夜的质问都沉默的这段时间,元天宗内,已经血流成河。

     拜月教完美的完成了指令,绾绾带着剩余的教众悄无声息的离开。

     而在元天宗护山大阵出问题的时候,仙界元天宗的祖师爷就发现了不对,当他打开界域,刚准备降临元天宗去查看一番,却在一瞬间被定在了原地。

     后卿的手指缓缓握成拳,在她不远处的元天宗老祖仿佛被一只巨手握住,捏成了血沫,肉身被毁,元神同样也无法逃逸。

     界域再次被打开,一名雍容华贵的女子出现在出口附近,神色复杂的看着后卿。

     “你竟然还敢出现。”

     后卿冷笑,“我自然是敢的,你回去告诉问天那个老不死的,我迟早会打上昆仑。”说着,她的拳头转了转,元天宗老祖的元神立刻爆炸,光点四散。

     直到后卿消失许久,那名女子还站在原地,轻声叹息了一声,她关闭了界域,缓缓消失。

     元天宗的后续处理交给了北堂静,叶七夜回到了军营,没有了元天宗的支持,杀入咸阳只是时间问题。

     元天宗被灭后的第三日。

     魔界。

     界域缓缓打开,出现了三道人影。

     上次曾在青云宗见过一名的洛煌此时竟然屈居第二位,为首的是一名高大健壮的男人,穿着黑色的长袍,额上的黑角峥嵘。

     见到后卿,那个男人哈哈大笑了一声,豪迈说道:“后卿,好久没见了,还记得我这个老朋友吗?”

     “洛湛,这么多年未见,你的声音还是这么大。”后卿懒懒说道。

     洛湛再次哈哈一笑,转头看向了后卿身边的人,他这才发现,后卿竟然落后了那人半步,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这位难道是……”洛湛有些惊讶的说道。

     后卿点了点头。

     洛湛的神色立刻变得恭敬,“这边请,魔君在等着您。”

     魔界的环境比起人间算是非常恶劣了,在这里你是见不到任何漂亮的风景的,怪石嶙峋岩浆喷涌,不时走过的魔族大都长得很不走心。

     澜月面上一派淡定,内心其实非常好奇,原来魔族是长这样的,传承记忆中虽然有关于魔族的东西,但是毕竟不是她亲眼所见,此时见到,立刻觉得,嗯……果然……大部分魔族都是丑的……

     见到魔君后,澜月觉得自己可能眼花了,因为眼前的魔君,长得和寒墨……竟然有几分相像……

     但绝对不是寒墨,因为魔君身上那种霸道的气质和跟后卿的熟稔都表明他不是澜月所认识的寒墨。

     事实上,澜月并没有说什么话,从夏皇鼎中拿出来的东西,她之前就曾见过。

     不过是一枚封魔珠罢了。

     充其量,是一枚高等级的封魔珠,神界的东西,看到就讨厌。

     在后卿和魔君叙旧的时候,澜月离开了,她想见见寒墨,更想知道的其实是当初叶七夜送给他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对于这个要求,魔君同意了。

     洛湛负责带路,绾绾跟在澜月的身边,倒不是需要她保护,现在的澜月已经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了,绾绾之所以跟在她身边,只是因为澜月和她的关系还不错。

     没想到魔界还有这样的一处地方,轻风雪语,流水潺潺,难得不是岩浆而是清水在河里流动,溪边不远处是一栋小木屋,木屋外种了许多的小树,看样子一旦长成,就是一片树林,难以想象在这环境恶劣的魔界,那些一看就来自人间的树是怎么活下来的。

     木屋被推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蓝袍的年轻男人,他出了木屋,在井里打了一桶水然后走到小树林,一一给那些小树浇水。

     澜月走过去时,他刚好浇完一桶。

     见到澜月,他愣了一下,“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是盘古族的人,来陪后卿送封魔珠。”她注意到,寒墨听到封魔珠后,表情变了一下。

     洛湛和绾绾都站在远处没有过来。

     水桶放到了井边,寒墨走到一旁的石头上坐了下来,“我那日离开后,青云宗如何了?”

     “元天宗和北冥仙宗的人退去了,毕方圆成为了新的宗主,楚越雨死了,叶家满门被灭。”

     听到这些话,寒墨的眉头紧紧皱起,“叶家……满门被灭?”

     “嗯,活下来的只有七夜和她姑姑。”澜月继续说道。

     寒墨沉默了一会,有些艰涩的问道:“她……如何了?”

     这个问题,澜月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心中同时也有一些不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变了很多,大概是因为楚夕颜死了。”

     楚夕颜死了?寒墨忍不住抬起头,表情惊讶,“怎么会如此?”

     接下来,澜月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说完后,她看着寒墨,“你想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你了,现在轮到你了,你和魔族,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