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妃常霸道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第一百八十九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射在白色的窗帘上,法师躺在苏木元的手臂上睡的很沉,即使外面一夜的烟花没停,但是这个热闹的大年,对他们来说,相拥在一起说了一夜的情话,才是最幸福最美好的事情。

    只是她从古代回来的这件事儿,欧阳和月他们根本不知道,大过年的只是忙活着吃了一顿并不愉快的年夜饭,大家各自玩儿去了。

    苏南歌不想在家里看王志致的脸色,也不想再听妈妈的唠叨,王南溪从来没有缺席过年夜饭,也从来没有对抗过他老子,可是这次却因为王志致不接手他带夏梦回家过年,她连家都没有回。

    苏南歌吃了年夜饭,就带着欧阳和月和他的一票朋友们,去了KTV。在哪里他们和王南溪以及夏梦碰了头。

    就这样一群并不喜欢过年的人,聚在一起在那边待了一个晚上。

    嗨了一个通宵,欧阳和月的体力可没那么好,因为还当导师开到了夏梦一个晚上,酒也放肆的喝了不少,此时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夏梦倒是还算清醒,这么多年来,她都是一个人过的,即使有家,那个家也不是她的,没年她回家过年,只是刚进门的时候,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礼物,才会勉强看到他们家人的笑脸。

    但是在吃年夜饭的时候,她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各种排挤,一家的孩子还伸手问她要红包,每年过年那点儿奖金给自己买不了一件半件的衣服,都拿去给了她的嫁人,最后还会被埋怨一通。

    自从上次,拿了钱摆平了关系,她今年过年,就没有回去了。

    这半年没有接济那个无底洞的家,接济那个只把她当赚钱工具的哥哥,她倒是也攒下一些钱,日子比以前过的好了很多,衣服也舍得买了,过年的时候她本来以为是要去王南溪家过年的,所以也担心他爸妈会挑毛病。

    身上的衣服,都是曾经只买便宜货,或者只穿公司套装的她咬着牙根买的奢侈品,但是又有何用呢,过年还是在这里过的,连他的家门都没有去。

    虽然王南溪什么都不说,她心里头也明白,人家是看不上她。

    王南溪是什么家庭啊,她又是怎样的家庭,可是以前她以为真的是只要靠自己的努力就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可以和其他人一样,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而不会因为不努力不上进而被拒绝。

    可是现在她才明白,有时候金钱真的很重要,因为社会真的很现实,她没有生活在童话中,生活中那种灰姑娘遇到王子的事情少而又少,就算是有,也不会花落她家的。

    可是她却偏偏太自大了,以为只要真爱,只要互相喜欢,只要自己努力好好的生活,生活不会亏待她,老天爷会给她满意的答案。

    但是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故事一直都是国外的,一直都是,在中国讲求的却是门当户对,利益权衡之后,要求能够有利益的互补。

    灰姑娘能够嫁给白马王子,能够成为王妃,似乎只有在国外才会有。

    夏梦也是醉眼朦胧了,她看了看早已经喝醉倒在沙发上的王南溪,看着他紧锁的眉头,心里很痛。

    她爱他,很爱很爱,大概是超过了任何人吧。她至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她爱到可以为他做任何的事情,看到他难受,她比任何人都难受。

    再扭头看看苏总,往日里的霸道总裁,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大年夜的竟然带着老婆在这里嗨歌,玩了个通宵。

    看起来他似乎也不快乐,如果快乐,不会和弟弟朋友一起在外面,没有在家陪家人。

    桌子上还有好多酒,夏梦抓起一瓶酒打开,倒满了眼前的杯子,抓起来仰头,一杯酒落肚。

    这样喝了好几杯,终于也难受的靠在沙发上迷糊过去了。

    年轻人过年,就是这样,吃吃喝喝玩儿玩儿,或许在别人眼中没有什么,可是在苏美文眼里那就是大事。

    她虽然没有去吃吃喝喝,但是也一样通宵未眠,他跟王志致吵架了,晚上没有离家出走,因为酒店爆满,她订不到客房。

    想去自己的别墅,也觉得自己一个人可怜害怕,朋友闺蜜那里更是不能去,会被人知道家丑笑话。

    她只有等到天快亮了,她才去自己的别墅,此时她拖着一个大箱子,从楼上下来,脸黑的吓人,就连刘嫂跟她打招呼,她也没理会。

    “你要去哪儿?”

    同样被两个不孝子气的一夜未眠的王志致大声问道。

    吃过不愉快的年夜饭,孩子们都散了,说的很委婉算是给他面子,说朋友叫他们聚餐,出去玩儿。

    事实上,他自己很清楚,是他们想要逃离这个卷家。

    就连自己的老婆也不理解自己,要和自己置气。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他一点私心都没有。可是有谁理解他,没有人,他们以为他是为了钱为了自己。

    可是当年如果不是他自己肯打拼,又怎么会有今天的成就。

    “我去哪儿要跟你报备?凭什么?”

    苏美文十分不客气的回了他一句,原本她北打算和他说话的。

    是他毁了她对这个年的憧憬,她一直以为这个年会过得十分圆满愉快,甚至她给外孙买了那么多礼物,可是最终这都结束了。

    两个儿子,没有一个在身边,这比以前还惨,以前顶多是亲儿子赌气不回来,身边至少还有一个活宝,王南溪逗她开心。

    可是今年连活宝都离开家了,就剩下他们累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有什么意思,原本她可以拥有一个十分美好的年夜的,但是这一切都毁了.

    “你当然要告诉我,因为你是我老婆!”

    王志致被苏美文堵的心塞,他怎么连问的资格都没有了,他真的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了,孩子不听也就算了,老婆还这样。他还要不要混下去了。

    “哼!”苏美文冷笑一声,他还当她是他老婆?“你怎么对待老婆的,怎么对待孩子的?”

    她停住脚步,就算是和他吵架,也绝对不能输了气势。